All posts by feichang

  达美最近搬迁至上海浦东国际机场1号航站楼

达美航空投4.5亿美元认购东航3.55%股份 资料图:东方航空波音777-300ER 美国达美航空。   新浪航空讯 2015年7月27日 ,中国东方航空与达美航空公司签署了一份协议,以扩展其伙伴关系,并且将达美的全球网络更好地与中国东方航空??中国领先的航空公司之一??相连结。协议包括达美航空向中国东方航空投资4.5亿美元并取得其3.55%股份。   对于两家航空公司的协作和伙伴关系而言,这次合作象征着一个重要的新台阶。这将使得达美和中国东方航空在中美之间航线上具有更为有效的竞争力,为两国乘客提供更多的出行选择,并在乘客体验方面作出共同投资。   “东航和达美同属天合联盟的重要成员,双方多年来保持着良好的交流和合作,”东航董事长刘绍勇表示,“引进达美为东航的战略投资者并全面深化双方的合作关系,是东航全面深化改革,探索和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积极推进国际化发展的重大战略举措。”   “达美与东方航空的关系由来已久。双方对于创设中美之间最具经济效益且最为持久的经营、并提供世界级的旅客服务具有共同的愿景,”达美航空的首席执行官理查德?安德森先生表示。“在过去的3年里,达美一直欢迎东方航空的团队成员来到我们的总部,并提供工作见习以及工作和学习机会。我们已经从相互之间学到了很多,并期待能够进一步深化我们之间已经十分有效的伙伴关系。”   达美和中国东方航空(及其全资子公司上海航空)目前以代码共享方式经营30条美国国内航班、43条中国国内航班以及7条中美之间的跨太平洋航班。达美每日提供6班自美国飞往中国最大的三个城市的直飞航班,东方航空则每日提供4班自上海至美国三个最大市场的直飞航班。   中国东方航空和达美航空持续加强其合作,通过更深层地进入相互之间的网络并提升旅客体验,以在中美市场上相互支持。最近的发展包括:   通过达美最近新增的洛杉矶至上海航班服务,达美和中国东方航空扩展了其联合的中美航班服务,借此进一步巩固了我们在这一往来于上海的最大市场上的地位;   达美最近搬迁至上海浦东国际机场1号航站楼,与中国东方航空和上海航空位于同一地点,以向旅客提供更加方便的换乘服务以及无缝连接的机场和行李体验;   最近推出的联合集团客户销售为中美旅客提供了更具竞争力的产品。 (编辑:SN071) 文章关键词: 达美航空 东航股份

他曾与广厦集团旗下的东阳三建签订承包协议

知情人:楼忠福被抓消息由与其闹掰的前高官传出-中新网   文章导读: 1954年,楼忠福出生在浙江省东阳市农村一个贫寒的铁匠之家,其父曾在楼忠福5岁时被当作反革命分子在农场劳改长达6年,令其饱受歧视和欺凌。幼年的楼忠福过早地体察了社会的人情冷暖及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楼忠福总结说,他所经历的每一次重大人生转机和事业成功都是抢来的。   楼忠福总结说,他所经历的每一次重大人生转机和事业成功都是抢来的。   【封面故事】楼忠福的广厦往事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郭芳|浙江报道   1954年,楼忠福出生在浙江省东阳市农村一个贫寒的铁匠之家,其父曾在楼忠福5岁时被当作反革命分子在农场劳改长达6年,令其饱受歧视和欺凌。幼年的楼忠福过早地体察了社会的人情冷暖及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这为他的人生着上了最初的底色,以至于他后来总结出来的人生哲学是“争抢”哲学:幸福不是你等着就会来的,要去抢才行。   这里的抢,包含着竞争,然而,又不仅是竞争。   “成功是抢来的”   初成年的楼忠福只是一个普通的建筑小工,在城关镇修建社的工地上提提水泥、搬搬材料,几无技术含量可言。后来,当他从他那些手艺杰出的同行中脱颖而出,成为富豪时,许多人并不服气。   比楼忠福大10岁的杨文清当年是吴宁镇副镇长、党委副书记,并兼任镇工业办公室主任10年有余,2004年从东阳经济和信息化局退休。城关镇修建社曾在他的分管范围内。   “虽然没什么文化,也没有技术,但这个年轻人的脑子非常机灵,也非常能干。”这是楼忠福留给杨文清的第一印象。   那一次,他们一行10多人一起到江西去考察项目,当时交通很不便利,从东阳到金华再到江西德兴、婺源、景德镇,汽车、火车一路颠簸,已经是采购员的楼忠福,一路上为大家打前站、做安排,将事情打理得井井有条。   这给杨文清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我们建立了一种很融洽的关系。”杨文清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楼忠福后来从采购员升为材料科科长,在之后将近7年的工作往来中,他们始终保有很融洽的关系。   在材料科的这些年,楼忠福不只跟他的分管领导杨文清,也跟很多单位和部门都建立起了良好的关系,因此,别人采购不到的东西他能采购到。在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一个建筑公司能采购到砖块和沙石,就意味着可以赚钱,这让楼忠福从一个工地小工逐渐变成了单位里举足轻重的人物。   以杨文清那7年的观察来看,楼忠福是一个很有上进心、事业心、责任心的年轻人,也逐渐显露出了野心。这令杨文清印象非常深刻,以至于他后来决定任命楼忠福当选经理。“当然,他后来走偏了,那是另一回事。”   1984年,城关镇修建社的规模已经很大,在杭州、宁波乃至江西都已经有很多工地。东阳是“建筑之乡”,那时刚刚改革开放,东阳的建筑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竞争非常激烈,年纪较大且身体欠佳的老经理陈福根已经感觉力不从心。城关镇修建社要选出新的接班人。   据杨文清回忆,当时,在新经理人选的问题上,镇里的领导产生了分歧。杨文清看中的人选是楼忠福,而另一位领导则意属另外一个人,并决定开会削掉杨文清的人事任命权。情急之下,杨文清在权力变更的前一天晚上连夜拟好了任命楼忠福的文件,第二天宣布任命,楼忠福接任经理终成定局。   在一些东阳人看来,杨文清是楼忠福事业上的“贵人”。   不过,楼忠福认为,他的“贵人”是一位曾担任金华市主要领导的人士。对于杨文清所述的故事,楼忠福公开讲述的是另一个版本:1984年,楼忠福主动向该领导请缨,毛遂自荐担任城关镇修建社经理,该领导为这位年轻人的勇气与闯劲叫好,遂借几天后杨文清来看望自己的机会将楼忠福推荐给了他。   楼忠福说,经理是他自己抢来的,他原来根本不在组织定的候选名单之内,他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但杨文清否定了这种说法。   在楼忠福担任经理之后不久,杨文清调离了吴宁镇,此后两人鲜有联系。后来,一些东阳人在指责楼忠福“过河拆桥”的时候,两人的这一段故事也成为了注脚。   担任经理的第二年,城关镇修建社更名为东阳市第三建筑工程公司(下称“东阳三建”)。在此基础上,1992年,浙江广厦建筑企业集团公司成立。   1992年还有一件大事,这家乡镇企业集团实施股份制改革。据媒体报道称,当时浙江省政府原本只计划针对浙江国有企业进行股份制试点改革,根本未考虑到这家国有系统之外的企业。但由于楼忠福的四处活动,终于破例批准将浙江广厦建筑集团列入试点名单,这也是当年浙江省规范化股份制试点企业中唯一一家乡镇企业。   楼忠福通过这次改制成功控制了广厦。   但这次改制也充满了争议,以至于城关镇修建社的100多名老职工,多年联名上访,指称楼忠福勾结权力,将集体财产变为私人财产。这些老职工对媒体称,创业初期,他们常年将工资的15%作为积累用于公司发展,但改制时这些都未得到确认,权益受到严重侵害,而政府对此也无能为力。   楼忠福对公司进行股份制改造的目的是上市。   1996年,建设部有一个上市指标。此时,股份制的浙江广厦建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刚满3年,符合最基础的条件。但在国企林立的建筑行业,其并不出众,建设部一位副部长明确反对把指标给广厦。据媒体报道称,在反复游说和公关之后,楼忠福闯过了建设部这一关。随后,在中国证监会这道关口,挤下其他几家国有建筑企业,获得唯一指标,“虎口夺食”成功。   1997年4月,“浙江广厦”(600052.SH)上市,成为中国建筑行业第一股。   楼忠福总结说,他所经历的每一次重大人生转机和事业成功都是抢来的。   然而,一位举报者称,楼忠福真正抢来的是财富。   类似的新闻并不鲜见。   2007年,通和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多位小股东诉第二大股东广厦控股创业侵害小股东利益,最后法院判小股东胜诉。   2008年,楼忠福的旧部、ST北生董事长何玉良突然病逝。据媒体报道,何玉良在病逝前拜托楼忠福辅助自己的女儿,但后来楼忠福亦陷入瓜分北生药业资产的风波,诸如“ST北生被楼忠福申请破产”、“楼忠福搅局北生重组”的报道见诸报端。   楼忠福的“人才政治学”   2011年,57岁的楼忠福宣布退休,长子楼明接过楼忠福的权杖,继任广厦集团董事局主席。   楼忠福一直希望找到一个可以辅佐楼明的人,一个当主席,一个当总裁,相互配合。   2011年12月,卸任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局长的王宝桐担任广厦集团总裁一职,引发舆论关注。   公开信息显示,王宝桐任职浙江证监局局长约10年,其间浙江企业上市公司从34家发展至200多家,IPO数量占全国的12%。   当时,楼忠福对媒体坦言:王宝桐的领导能力、工作方法和管理水平得到上下认可,选择王宝桐的原因是在严格监管的同时又能帮助企业解决问题。   然而,没多久,王宝桐便离开了广厦,离开原因不得而知。   除了王宝桐外,楼忠福还为广厦引进过多名前任政府官员。吴宁镇的退休镇长赵学飞是“空降”到广厦的第一位前政府官员。据统计,在过去的30年里,从在职领导岗位或退休后进入广厦的县处级以上政府官员多达百余人,成为一个时期广厦核心管理层中一支特殊的中坚力量。这些前官员主要来自司法、建设、证监等系统,这些正是广厦打交道最频繁的领域。   一本以楼忠福为代表讲述中国当代企业家群体故事、名为《智者天行》的书中这样解释楼忠福的“人才政治学”:建筑行业走南闯北,战场广,战线长,从招投标到工程款结算,从工程安全管理到垫资款催付,每一个环节都少不了政府部门的关系与关照,因而具有政府背景与充沛资源的下海官员就被求才若渴的楼忠福当作了企业难得的人才。而他们也在法律、管理、公关等方面为广厦立下了汗马功劳。在这一点上,楼忠福采用了实用主义的哲学。   据悉,凡干满一年的“空降”官员在年底拿到的薪金往往都超出了他们的预期。   然而,并非所有投奔广厦的前官员都有一个理想的归宿。不少前官员甚至与楼忠福反目后离开广厦。   知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此次楼忠福被中纪委抓的消息便是由与其闹掰的前高官传出,几经转发后透露给媒体。   杨文清说,很多官员进入广厦,被用了一两年之后便被遗弃,因此而与楼反目的人不少。久而久之,楼忠福也落下了一个“过河拆桥”的名声。   广厦成了“小法院”   楼忠福从不讳言他的“人才政治学”。然而,社会上对此多有非议,尤其是广厦网罗了大量的浙江司法界人才。   汪功新是在2004年下海后担任当时的广厦控股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广厦控股”)副董事长的。下海前,他是浙江省高院民事审判庭第一副庭长。   据资深媒体人万茵所著的《吴英:亿万富姐的罪与罚》书中所述,与汪功新同一时期在广厦工作的司法界同行不止他一个,且清一色都是金华中院的法官:朱伟洲,原金华中院法官,官至金华中院办公室主任后下海,担任广厦控股公司董事局主席助理。朱在广厦还有一位工作联系十分紧密的旧同事黄旭能,原来也是金华中院法官,从2002年开始,他先是给楼忠福做了7年秘书,后在广厦控股担任办公室副主任。2005年,广厦控股还迎来了一位重磅人物,那就是朱伟洲和黄旭能的老领导??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原院长高洪宾。高院长卸任后亦加盟广厦,成为广厦研究院的院长和公司的高级顾问。   “整个就一个小法院,从民庭到刑庭,从庭长到院长全齐了。这么多的法官,安放在一个建筑公司的不同岗位,这是要干什么?”一位曾与广厦交手的不愿具名的律师反问道。   这些年,有关广厦设置司法陷阱,侵吞合作者资产,以及通过司法的力量抓捕涉讼另一方当事人的举报、传闻甚至新闻层出不穷。   东阳建筑商周仲明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他曾与广厦集团旗下的东阳三建签订承包协议,约定由周自负盈亏承建在安徽省的一个大楼工程,周对外以东阳三建项目经理的名义开展业务。工程完工前,双方发生经济纠纷。随后,东阳市公安局经侦大队以涉嫌挪用资金罪前往安徽对周仲明实施异地抓捕。2011年,周仲明被以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   周出狱之后仍一直在上访举报称,他是被广厦“构陷”入狱的。   几乎同一时期,义乌商人吴坚也在法庭上针对广厦进行了同样的控诉。吴坚是职业放贷人,他曾以月息6%到12%向广厦放贷多达3个多亿。在追讨欠款过程中,双方产生纠纷,吴坚向法院起诉广厦。广厦则起诉吴坚侵犯企业名誉。后,吴坚被公安局以诈骗罪立案调查;最终,法院判处吴坚行贿、抽逃资金、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入狱9年半。   2007年,通和控股的小股东诉第二大股东广厦控股创业侵害小股东利益一案一审判决获胜,但小股东的委托代理人、浙江凯富律师事务所律师方军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此案审理过程中,他的小股东当事人突然莫名地被刑拘了,并遭到了威胁,被要求撤诉。   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感叹,“一些律师为避免麻烦,会直接拒绝广厦对手方的委托。”   周仲明的代理律师周泽曾公开质疑,广厦系企业网罗了大量前司法官员为己所用,“浙江广厦‘办法院’,谁打官司能赢它?”   而不少自称被楼忠福利用司法“构陷”的举报人,在楼出事后一直在不停上访。

referees and the Football Association

Shanghai Youth Daily: Chinese football association not to soft treatment soft – new network on Tuesday Bayern with Inter at the Shanghai Stadium were a friendly, field support teams of Shanghai fans to show enthusiasm and civilization make these giants player is also very touched, especially Bayern fans will be fans, almost 90 minutes are singing and dancing, with a neat, fashion, changing the way for Bayern to cheer. After the game a lot of Bayern players are expressed on the scene of the atmosphere in Shanghai impressed. In fact, not only is the Shanghai, this summer, the introduction of multiple European giants of business, every city of the fans are very warm, but also very civilized. But to the super stadium, it is entirely another look like. Also a football match, the same scene, why the performance difference is so big? This note is not the quality of the Chinese fans, but the Chinese fans of their league, their players, referees and the Football Association, the lack of due respect, there is no sense of awe. It is said that the fans came to the football field, and some are in order to vent, so a few words can be understood. But if the super game, China’s highest level of the league, people into the stadium just to vent, rather than to enjoy the football, that is the biggest tragedy of Chinese football. Last week the Gao Lin "face slapping, throwing shoes" incident caused a great uproar in the Chinese football, both rival fans or neutral fans, almost all behind Gao Lin, because the behavior of the Liaoning fan, has already exceeded a ordinary people to defend the dignity of the bottom line. However looking super stands almost no club fans dare to claim to be spared. Each game more or less abusive, and even become a normal, difficult to cure the norm. Chinese football has been in against stadium violence, but for the abuse of the "soft violence. Almost helpless. China is vigorously promote football reform, strengthen the development of football on campus, and these children if you know in football peak, is actually in the "million people to punish" stadium, the football to them and how much sense of honor and sense of achievement? Will they still be determined to pursue their dream of football? So the stadium soft violence must be cured, and to use hard wrist. Gao Lin of the storm, the original to the Football Association of a chance to strong governance soft violence, finally on the division of "criticism" by Xinhua News Agency described as "Fajiu cups", which shows only is the football association in the face of course of soft violence incompetence and inaction. In fact a foreign League sanctions on the course of soft violence has many references, such as home clearance, the FA should consider such ways to mute Stadium "soft violence". Coping with soft violence, but "soft", will make the soft violence more reckless, and even become a breeding ground for hard violence. Of course, the wrist should be hard, but it can be soft, more should guide fans more civilized. For example Gao Lin event occurs, the Shenhua club like Shenhua every fans will be issued a document, "plus points" to encourage fans Association constraints and guide members more civilized spectator. The Hong Kong Club has been in communication with the fans Association, advocating civilized concept of race. This club and the fans Association of communication and advocacy, at least let.

这只是在北京居住的

中国劳工律师团否认与三菱和解 称全无半点诚意-搜狐新闻   今年2月11日,二战中国劳工索赔案律师团召开记者会,宣布与三菱公司中止谈判。   日媒曝日本三菱公司与中国受害者达成和解一事有最新进展。   7月25日晚,二战中国劳工对日索赔案律师团发布公开声明,澄清这一不实报道,表示三菱公司至今尚未真诚认罪、悔罪,所谓的“和解”全无半点诚意。   7月24日,一份日本三菱公司向被掳往日本的中国劳工"谢罪书"曝光,引发各界高度关注。一时间,关于"三菱将向中国劳工道歉了"的消息传遍各类媒体。   据中国广播网7月25日晚消息,对上述说法,二战中国劳工对日索赔案律师团作出郑重声明。   7月23日,日本共同社在未披露信息来源的情况下,发出了“日本三菱材料公司与中国受害者谈判团决定达成全面和解协议”的不实报道,一时间,对于二战中国劳工对日索赔前景的猜测和说法,真假难辨,莫衷一是。为此,郑重声明如下:   一、二战中国劳工联合会三菱分会及原告从未与日本三菱材料公司“决定达成全面和解协议”。   二、众所周知,二战中国劳工联合会在北京居住的部分劳工幸存者及遗属已于2014年2月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日本三菱综合材料株式会社提起损害赔偿之诉,并于2015年2月11日公开声明中止了与三菱公司的和解谈判。在公开声明中,我们客观回顾和评价了与三菱公司近二十年的诉讼及“和解谈判”历程,深刻揭露了三菱公司在承认罪恶事实、谢罪及赔偿等核心问题上极力模糊进而掩盖罪恶历史、回避进而推卸法律责任的用心,郑重宣告了中止与三菱公司的“和解谈判。”   此后,三菱公司并未表现出应有的觉悟和悔意,转而提出所谓“管辖异议”,认为北京法院没有管辖权,企图以玩弄法律技巧干扰和拖延诉讼程序,这也充分暴露了三菱公司至今尚未真诚认罪、悔罪,所谓的“和解”全无半点诚意。   三、鉴于日本三菱公司,顽固坚持其错误立场,至今未对其所谓“和解方案”予以纠正,且在抵赖,对抗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鉴于目前三菱公司执意回避事实,暧昧责任,并无真诚忏悔之意,因此原告及众多中国劳工受害者及遗属断然不能与之媾和。   二战中国劳工索赔案律师团   2015年7月24日   据日本共同社7月24日报道,围绕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强制征用中国劳工一事,日本三菱材料公司与中国受害者谈判团已基本决定达成全面和解协议。该和解协议的主要内容是:三菱表示“道歉”,并以基金方式向每名受害者支付10万元人民币,支付对象共计3765人。双方正在准备于近期在北京签署和解协议书。   据悉,这将是日本民间企业首次主动向被日本最高法院驳回赔偿要求的中国受害者提出道歉,并提供全面的经济补偿,同时也将是日本民间企业战后补偿人数最多的一次。因此,该消息公布后,在中日两国均立即引起广泛关注。   二战中国劳工对日索赔案律师团团长康健表示,最早报道出自日本共同社,其中谈到有1500多位受害者已接受“道歉”,只有起诉的37名原告退出。康健认为,这一表述不准确。   “我们这个团队在北京起诉的是40名原告,这只是在北京居住的,其他的没有起诉那些受害者也是跟我们这些原告的立场是一样的,对三菱公司这个和解的方案,原则上的问题提出了质疑。”康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