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妻子张某死死拉住朱某的衣服不放、想要夺取手机 白银案嫌犯受审 王珉被判无期

女子外遇被丈夫捉奸在床并拍照 争夺手机踏空摔死  犯罪嫌疑人朱某今年43岁,安徽来沪。朱某与其妻子张某都是来沪打工的农民,他们平时在两个不同的工地打工,所以夫妻之间也不是长期地居住在一起的。朱某因怀疑妻子有外遇,今年1月29日下午到她的工地去查看,之后便躲在了工地的一个房间内。一直到次日凌晨1点多,朱某看到妻子走出自己的房间进了一个边上的房间。过了几分钟后,朱某将那房门踹开,看到妻子和一个男人睡在一起,顿时怒不可遏,对着他们用手机拍了照片。妻子见状,立刻起床来抢朱某的手机。  案发当天,因为被告人之前就怀疑其妻子有出轨的行为,所以他来到她的工地去找妻子。然后,当其发现妻子进入另一男子的所在宿舍以后,其在等待10分钟以后就前往男子所在的宿舍。宿舍是在2楼的,其踹门将宿舍门踹开以后,发现其妻子与另一男子在同一个房间内,遂使用手机对其二人进行拍照。拍照以后,其妻子上前抢夺被告人的手机,并对被告人有一定的拉扯行为。然后,本案的被告人为了摆脱其妻子的拉扯,对妻子进行了一定的殴打行为,但是妻子仍不放手。  犯罪嫌疑人朱某说:“妻子扑倒了,把我手机抓住了,我就讲她几句话,我说你这样做对得起人吗,对得起你的父母吗,对得起你的两个孩子吗,对得起我们的家庭吗?我们40多岁结婚都不容易,你想跟我离婚不想跟我过,你可以跟我讲。”  张某听后久久不回话,同房的男工友刘某想要分开拉扯的两人,就拿起一把凳子准备对朱某实施殴打。朱某为了自卫,便随手拿起一把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拍了照以后,朱某老婆对他拉扯,然后刘某上前准备使用凳子对被告人实施殴打,被告人因为怕自己受到殴打,所以随手拿起宿舍内的一把刀,然后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对被害人讲假如对他殴打的话,他就准备实施一个自伤自残的行为,然后刘某就放下了凳子,没有对其进行殴打。  犯罪嫌疑人朱某:当时那个男的也起来了,跑到我后面想拿凳子砸我。我来到这里人生地不熟,心里就有点怕,我拿个刀,一下架到我脖子上面去了,我在派出所那个时候拍的照片:我这里还有点刀印,第三天摸这里还有点刀印。架到脖子上我是自卫。他这个地方是住的,这个地方是做饭的,我就一把抓了把刀架在我这里。我说你把我打死了,我死了你们两个都去坐牢。  朱某怕男工友追上来,就赶紧向门外跑去。而妻子张某死死拉住朱某的衣服不放、想要夺取手机,朱某虽然知道妻子拉住了他的衣服,但因为想要快点离开,就自顾自向下走了两个台阶,结果张某重心不稳摔下楼去。朱某虽然听到妻子痛苦的叫声,但由于急于离开,头也不回就走了。  朱某因为这个工地不是其所在的工地,所以急着离开这个工地,因为其认为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已经抓到了老婆相关出轨的情况。但是当其准备离开工地的时候,其妻子仍旧抓住他的衣服不放,他一步一步地往后退,间接地将妻子一步一步往外带。当其退到楼梯口的时候,其妻子仍旧抓住其衣服,并已经有类似于下半身已经在地上的一个拖行的状态,其也不顾妻子拖住其衣服的状态,就继续下楼。刚下两步楼梯的时候,其妻子就因为重心不稳,从楼梯上摔下来了。摔下来以后,朱某也是因为急于离开。所以他是跟着妻子,妻子是摔下去,他是同步地往下奔跑,然后就离开了这个工地。  犯罪嫌疑人朱某称:“我心里也怕,想跑,在楼梯底下我没有意识到她会有那么严重。”  听见动静的工友下楼看到满脸鲜血、倒地昏迷的张某,立即拨打了110,120。虽然医院竭尽全力救治,但张某最终还是因重型颅脑损伤,呼吸循环衰竭死亡。  事后,朱某心里也非常难过,但他的行为已经造成了不可逆转的后果。“我确实来讲,心里也比较难过,毕竟她是我老婆。至于她做错了,但我只想夫妻之间能合得来就合得来,合不来我之前也想过也就算了。我没想到出了这么大的后事。那你心里还想跟她继续过吗?心里想呀。”犯罪嫌疑人朱某说。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