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也缺少现代城市的诸多风情 德超市持刀袭击案 83版黄蓉去世

朱永华:“人去城空”的年味值得细品-搜狐评论  大街小巷没有招揽生意的吆喝声、马路上没有此起彼伏的喇叭声、停车场不用争抢车位、乘公交如同坐“专车”……7日是中国除夕日,几个小时后的年夜饭“催促”着城市务工族向家的方向进行“冲刺”,中国多个城市由此出现了普遍的“空城”现象(据2月7日《中新网》)。  如同每年的春运一样,“空城”也是北上广深等城市每年一度的独特风景,无处不在的车流人潮和喧嚣,从除夕当晚开始就像被巨手“抹去”一般,刹那间变得“人迹罕至”,从另一则报道中就更能看出北京令人“恐惧”的空城现象,警用直升机在天上盘旋,俯视下的城市街道、马路,除了灯火依旧鲜见人员车辆的移动。在笔者所居住的小区更有深切感受,一座座楼房除了少有几处窗口亮着灯光显示有人“过年”之外,大部分窗口则漆黑一片,小区的停车位大多空空如也,偶尔出现孩子玩耍,但却鲜有玩伴。整个城市出现一年中极少的“稀松”,而这一现象至少要持续农历初六之后才逐渐恢复。  空城,一下子让北上广深等城市的基础设施显得“卓卓有余”,也让“留守”在这座城市的很多户籍居民感到颇不适应,不但各种蔬菜价格飙升,各种服务类价格翻番,在享受“空城”带来出行“宽松”甚至“优越感”的同时,也要面临更多不便利的烦恼,而手里的钞票至少在空城期间还不能不接受空前的“贬值”,这或是“北上广深”等流动人口集中城市的另一种“年味”。而相比之下的广大农村,这些天却是家家满堂户户聚齐,村子里也呈现出一年中难得的热闹和喧嚣,聚会喝酒聊天打牌,全年漂流在外的亲朋古旧在过年几天里也是相互串门走动,推杯换盏中盛满着浓浓的农村年味,“一闹一静”虽然都是这个时代的年味,演绎的却是我们这个社会发展变迁的旋律。  万千农村家庭为了品尝这杯阖家团聚的年味酒,付出了一年的辛苦打拼,忍受了10多个月的骨肉分离,酒杯里装着满满的收获、亲情和喜悦,这也是属于他们的年味。而北上广深等城市的户籍居民,他们在享受一年的各种优越和农民工廉价的付出之后,突然间“人去城空”,无论能否适应,也必须接受这一“尴尬”的年味,而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年味,却都值得我们细细品味。  城市因为“人满”生活才得以丰富多彩,农村因为“空巢”太多才衍生出留守儿童等一系列令社会关注甚至揪心的社会问题,我们需要用科学的制度来解决城市春节“人去城空”的问题,更不能忽视农村常年“空巢”问题的普遍存在,这是我们社会和经济发展过程中的“烦恼”,但也是某种制度设计欠缺科学甚至利益思维不健康所导致的结果。实际上这对谁都是一种不公平。看到人去城空的大街、马路和广场,这里本应承载不同地域和不同口音群体浓浓的年味,而看到很多回乡团聚过年的农民工,在短暂的把酒欢聚之后,一群群无所事事不得不靠打牌甚至赌博来“欢度春节”的村民,他们本有足够的理由在其打拼的城市和老乡们构建新的“乡愁”,完全可以和家人、老乡、发小体验城市春节生活休闲的丰富多彩,但欠缺的科学的制度制约和城市管理者的某些利益思维,才有了这样的“空城”,才有了“留城”居民的尴尬与不便,才有了过山车的服务价格,才有了交通发展迅速却依然出现的“一票难求”。  “空城”的年味不仅是摆上广深等城市的一种“缺憾”,也是在这些城市外来务工人员甚至包括留城居民在内共有的时代尴尬,乡下的年味虽浓,却也缺少现代城市的诸多风情,细品“人去城空”的年味,值得思考的太多,值得面对和需要解决的问题与思维同样也更多。相关的主题文章: